清军砍下法陆战队司令的脑袋

< 1 > < 2 >

此后,法军还在基隆河北岸一带与台湾军民展开过长时间的激战,也没讨到任何便宜。在侵略者的史书中,有关这几次战斗的结果,他们写道:“只留下一个纪念,就是在港湾的里面,有一座巨大愁惨的坟场,为21位军官或副官,500余士兵或水手长眠之所。”罗亚尔:《中法海战》,见《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》·《中法战争》第3册,新知识出版社,1956年。

基隆失守的消息传到北京后,满朝文武为之震惊。有人趁机攻击说刘铭传是对淡水湘军不信任,致失基隆。许多人信以为真,清廷也大为不满,对刘铭传大加训斥。

六月十四日,法国发动了对基隆的进攻。法国远东舰队副司令、海军少将利士比率领军舰直逼基隆,向清守军发出最后通牒,要求守军在24小时内交出炮台,否则就要全力进攻。侵略者的无理挑衅,遭到守军的严词拒绝。次日早晨,法国侵略军开始对基隆守军进行猛烈炮击,守卫基隆的清军在刘铭传的指挥下,奋起抵抗,炮火准确地飞向敌舰,2艘战舰迅速着火。但法国侵略军凭借其优势的炮火,摧毁了清军的炮台及火药库。守军曹志忠等部被迫撤出阵地。法军四五百人即在炮火掩护下从大沙头登陆,占领基隆港,并将港内各种设施尽行破坏。十六日,法军在炮火掩护下,向基隆市区推进。刘铭传通过查看地形,决定采取诱敌陆战的战术。他下令除少数人固守海岸小山制高点外,其余部队全部撤到后山隐蔽。法军以为昨天清军大败,大摇大摆地涌上岸来,一面修筑滩头阵地,一面攻打坚守岸边的清军。眼看敌人上岸,刘铭传亲自督战,下令后山部队从东西两侧迂回包抄,三面夹攻,杀向敌人。法军突遇反击,出乎意料,不知所措,顾不上还击,纷纷丢盔弃甲抱头鼠窜。经过几小时的激战,法军节节败退,死伤100多人,其中毙中队长1人。法兵溃退时,在海中又溺死多人。余部狼狈逃回军舰上,其侵占基隆的图谋没有得逞,基隆重新回到清军手中。刘铭传首战告捷,大挫敌锋,“生擒法人1名,死伤不下百余,抢来座旗一面,乘势破其山头炮台,得炮4尊,帐房数十架,洋衣帽甚多”。清廷得报大喜,特发内帑银3000两进行犒赏。


法国侵略者在淡水失败后,决定全面封锁台湾,将全岛所有港口及距岸5海里以内的区域都划作封锁区,企图断绝台湾的对外联系和从大陆来的接济,这给台湾的抗法斗争造成很大的困难。台湾军民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,坚持斗争,大陆人民通过种种办法,冲破敌人的封锁,运送粮饷、武器弹药,支援台湾人民的抗法斗争。

西仔反为专指1884年-1885年清法战争于台湾基隆与台北间发生的各场战役总称。「西仔」指法兰西国;「反」通「叛」则战争动乱的总称。1883年,清法之间因为越南归属问题展开战事,法国因为于越南战事不若预期顺利,于是将战事扩大侵佔到其他处所,并逼迫清朝放弃越南的计划。在此情况下,萌生攻打台湾及中国大陆东南沿海主要城市的计划。同年10月,清朝得知法国企图后,由军机处通令沿海各省加犟武备。这项命令自是包含台湾的布防与整备。而该整备由台湾道刘璈掌管。得此令刘璈,筑砲台,建堡垒,购新枪,置水雷。并将全台湾分成前、后、北、中、南各五路。此五路分别由台湾道,台湾镇,提督,副将,水师副将统领,可独立作战。1884年4月17日清朝全权代表李鸿章和法国F.Fournier协商,订下天津简约,清法暂时停战。5月清法再因「观音桥事件」冲突,法方决意发动战争。为协防台湾,清朝派前直隶陆路提督刘铭传协防台湾。5月24日,刘铭传抵达基隆,增筑数座砲台后,5月28日进驻台北府城。经过准备后,法国军队于1884年6月15日犟攻基隆,经过数度攻防后,法军于8月14日佔领基隆之后,并据其台湾此最大港都达七个多月。隔年,1885年3月27日,转战澎湖并佔领该地的法国军队因中法天津条约订定和议后,才决定撤军停战并交还基隆与稍早攻佔的澎湖。这期间,法清两军于基隆,淡水,瑞芳,澎湖等地发生大小战役数十次,一度法军还进逼台北近郊,不过,始

当时台湾有守军共40营,由台湾兵备道刘璈统领。在法国出兵越南,攻打中越边境时,刘璈便积极筹划台湾的防务。他认为,要加强台湾的防御力量,必须筹于平日,乃能应用于临时,万一台湾为法军所袭,则南北洋务将无安枕之日,误台即误国。为此,他采取一系列积极措施,加强台湾的防御力量:筑炮台、建营垒、购新枪、置水雷,分讯水陆。以曾文溪以南至恒春为南路,统军5000,由台兵备道领之;曾文溪以北至大甲为中路,统军3000,由台湾镇总兵领之;又以大甲溪至苏澳为北路,统军4000,由提督曹志忠领之;后山自花莲港至凤山之界为后路,统军1500,由副将张兆连领之;而澎湖为前路,统军3000,由水师副将领之。计兵16500名,各守其地,有事策应。又考虑到台湾四面环海,周围有3000余里,无险可据,敌人随时随地可以登陆,守军又缺乏战舰,防守困难,加上兵力单薄,不敷防堵,于是又在台湾办团练,分陆、渔两种,陆团守内地,渔团守海口,“平时各安恒业,有警互相救援”。孤拔率军到达安平时,通过英国领事请刘璈相见,进行讹诈和威胁:“以台南城池之小,兵力之弱,将何以战?”刘璈答道:“诚然。然城土也,兵纸也,而民心铁也。”孤拔听了无话可说,只好把军舰开走,台南一带暂时维持稳定。

与此同时,法军在越南北部遭到惨败,中国军队取得了镇南关——谅山大捷,在大陆战场占有了极其有利的地位。在这种情况下,清政府决定“乘胜即收”,于光绪十一年二月十九日与法国签订停战协定。清政府之所以急于停战讲和,就是担心台湾被法国占据。中法停战协定规定,停战以后,法国应当解除对台湾的封锁。四月二十七日,中法双方在天津签订《中法合订越南条约》,条约规定,中国承认越南为法国的保护国,开放蒙自、龙州两地与法国通商,法军撤出基隆、澎湖。根据条约规定,五月九日,法军从基隆撤走。六月十一日,法军撤出澎湖。

光绪九年十一月,法国为了占有越南北部,打开中国西南地区的门户并进而深入中国西南腹地,发动了中法战争。清政府被法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所吓倒,不顾民族利益,于光绪十年四月与法国侵略者签订了《中法简明条约》,规定给法国侵略者以各种特权。法国侵略者达到了预想的一部分目的,但还不满足,因为还未达到其深入中国西南地区腹地的全部目的。于是,法国侵略者故意制造事端,进行军事挑衅,在北黎冲突中,法军再燃战火,然后反诬中国方面破坏《中法简明条约》,并以此向中国索取巨额赔款。为此,法国侵略者将战区扩大到中国东南沿海,欲占领中国沿海的一两个港口,作为索取巨额赔款的“担保品”。他们把目光盯在了台湾。

台湾人民并不孤立,他们的反侵略斗争,得到了祖国各地的支援。当法国侵略者入侵台湾时,福建、广东、浙江、上海等地数以千计的援台军民纷纷集中于福州、厦门,整装待发。钦差大臣左宗棠、闽浙总督杨昌浚等多次派兵到台湾,连同辽宁、上海等地先后派兵8000多人。各省调集了许多船只于福建沿海,以供援台运输之用。福建、广东以及各地支援台湾的饷银达122万两,上海、广东等地运去毛瑟枪、克虏伯炮等武器。上海还设立“台湾捐局”,发动民众捐款支援台湾抗法。由于法军的封锁,大陆与台湾间联系困难,大陆军民采取种种办法,征集商船,雇用外国船只,利用夜航、暗渡,冲破法军的封锁,将军械、粮饷、援兵运到台湾。香港工人拒绝为法国侵略者工作,使法军在台湾受损的军舰无处修理,法国货物在香港无人装卸。海外华侨得知法军侵略台湾、福建,也都纷纷通电谴责侵略者,并捐款回国支援祖国人民的抗法斗争。台湾同胞和全国人民积极参与台湾的反侵略战争,表现出海峡两岸人民反抗侵略,维护祖国统一,维护民族尊严的坚强决心。

刘铭传坚信自己的判断,不为所动,认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,仍然固守淡水。基隆部队的增援,使淡水守军斗志更旺。法军连续7天反复进攻,淡水岿然不动。

此时台湾防务十分薄弱,总共40营官兵,号称2万多人,却要守卫长达2000余里的海疆,而且装备极差,名为水师,却无船只,守岸炮台火炮又少得可怜。而这40营兵,有31营部署在台湾南部,在台北只部署了9营兵。法国侵略者已窥知这一弱点,并利用法军舰艇的快速反应,避开台南,直扑台北。刘铭传必须全力以赴。

法国侵略军在台湾遭到挫败后,又向清政府提出新的议和116条件,将赔款减为8000万法郎,限48小时内接受。这一无理要求,再次为清政府所拒绝。于是,法国侵略军又转向福州马江。当时,福州马江驻有清南洋水师战舰11艘,大炮45门,官兵1400多人,但清军认为和谈大有进展,未做任何战斗准备。七月三日,法国侵略军集中优势兵力向中国水师各舰发动突然袭击。福建水师奋起抵抗,但为时已晚。在法军猛烈炮火的袭击下,清军11艘战舰全部被击沉,官兵伤亡1000多人,南洋水师几乎全军覆没,马尾造船厂和马江沿岸各炮台也悉遭破坏。中国南洋水师的覆灭,使得法国侵略者立即控制了战场的主动权。随后,法军集中全力进攻台湾。

当时法军侵台总兵力,有大小战舰11艘,步兵3个大队,炮兵1个中队,共2000多人。从七月底开始,法舰就游弋于台湾海面,窥视基隆、淡水,并搜查来台船只。八月十二日,法国侵略者分为两路,一路由孤拔率领5艘军舰进攻基隆,一路由利士比率领3艘军舰进攻淡水。企图诱使守军分散力量,然后各个击破。

刘铭传临危受命,在进京面圣后,立即率旧部130人开赴台湾,揭开了中国历史上着名的台湾保卫战的序幕。

台湾告急!清政府在危难之际又想起了刘铭传,急令他以巡抚衔奔赴台湾督办军务。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