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鼐的学术之路,动物营养与饲料科学的开拓者


1月2日,在四川农业大学一报告厅内,400余名师生为原四川农业大学名誉校长杨凤举行了追思会。

   
未读之前就知道,夏鼐先生(1910—1985)是中国考古界的泰斗级人物,解放后长期担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,晚年曾出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。同时知道,他是个有留学背景的人。

杨凤,曾任四川农业大学名誉校长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

   
心想,定然也像许多这样的优秀人物一样,少小聪颖,志向明确,国内读罢大学,出洋继续深造,孜孜矻矻,终成伟业。读罢方知不是这么回事。夏先生入考古一行,纯粹是阴差阳错,甚至入文科这一门,都不是出自本心。然而这些,一点也不妨碍他在考古学界成就一世的英名。

陈宰均(1897年3月7日——1934年8月15日),中国畜牧学家、营养学家,浙江杭州人。他在中国最早进行维生素和动物营养试验。1929年在北平大学农学院成立了动物营养实验室,通过动物试验进行人类及动物的营养学试验。测定了当时主要的饮食的维生素、蛋白质含量。奠定了中国营养学的基??br
/>1897年,生于杭州余杭临平镇; 1912年,考入杭州私立安定中学;
1916年,考入清华留美预备学校; 1918年,毕业于清华学校,考得官派留美;
1922年,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,获得农学博士学位;
1923年,在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学习生物化学;
1927年,任国立浙江大学农学院教授; 1928年,任国立北平大学农学院教授;
1934年,在北平病逝,年仅37岁。
你还没注册?或者没有登录?如果你还没注册,请赶紧点此注册吧!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,请赶紧点此登录吧!

杨凤,从1956年到雅安定居,在教学生涯和科研成果里,留下了诸多精彩。

    且看他的学术之路是怎样走过来的。

图片 1

   
浙江温州人。1927年夏,温州十中毕业,来到上海,考入光华大学附中(高中)。第二年春季开学,以岳父丧事留家开祭,未按时到校,“不料光华附中高中部适于其时划分文、理二科,令各生自行认定。庞元龙以自己认文科,故将余亦报入文科中,余入校始知之,当时分科并不严格,故亦听之”。别以为这是少年时对自己兴致的错判,不,直到上了大学历史系,他还在想着转到生物系呢。

杨凤生前工作照

   
1930夏,同时考上燕京和清华,光华大学也可免试入学。他选择了燕京大学社会学系。第二年经考试转入清华大学历史系。入学不久,9月18日便到教务处问能不能转系。“吾问如转生物系能否得到允许,据云须系主任及教务长允许……一个晚上,都踌躇莫决:‘到底读文科抑理科好呢?’”后因他故,未能转成,只好待在历史系,师从蒋廷黻先生认真读书,且与同班同学吴晗组织历史研究会。

回国到雅安任教

   
1934年夏天毕业,又考入清华研究院。历史系仅一人,以最高分录取。几乎同时,清华招考留美公费生。他的长项在中国近世史,但这一年的留美公费生指标里,没有中国历史,与中国历史相近的,只有考古学。要留学,只有报考古。也不是容易考的,参考者中竟有河南大学考古系的主任。可他还是考上了,且成绩在北平参考四人中为最高。

“杨老师,是我们营养所的骄傲!”当天,在杨凤的追思会上,四川农业大学动物营养研究所副所长钟邦胜说。

   
清华研究院为他聘请的研究生指导员是傅斯年和李济二先生,依学校的安排,可先去安阳考古基地实习一年,然后出国。按说这下该死了心,矢立志于考古事业了吧。

钟邦胜并不是杨凤的学生,但他在收集整理有关杨凤的事迹时发现,“杨凤曾在美国留学,并与钱学森等著名科学家一起回国”。

   
真要这样,就不是夏鼐先生了。3月间在安阳,得吴晗来信,说1935年度的清华留美公费生名额里,有经济史一门,他的心又动了。于是让吴晗替他问梅贻琦校长,可否保留去年考古生的名额而参加今年经济门的考试。5月初,吴的信来了,说梅校长“意见如欲考经济史刚必须放弃考古学,因兄为本校学生,如一通融,必将引起各方责备及纠纷也……结果如此,殊令我失望,恐我只好咬牙硬干矣。”

根据杨凤的回忆录和家人介绍,杨凤在到雅安前的经历也慢慢被众多学生所知。

   
这样,1935年8月来到英国,入伦敦大学,师从考陶尔德研究所的叶兹教授学习考古学。没过三个月,他就看出这个叶兹教授的底子,“是一个不懂中文,又不懂考古的人,做起中国考古教授,却有点滑稽”。而这时,还有一位史语所派出的年轻学者吴金鼎,也在跟着叶兹学习,“条件是允减低学费一半,以襄助指导他人写论文为条件”。

杨凤的老家在云南省丽江县,他是纳西族人。

  
 不管别人怎样,他是再也忍不下去了。1936年4月,毅然离开叶兹教授,投师到伦敦大学考古系主任格兰维尔教授门下,学习埃及考古学。同时给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写信,要求延长一年留学期限。再后来,又去埃及参加考古发掘,终于获得博士学位于1939年回国。

1941年,杨凤考入国立西南联大化学系。1943年,杨凤考入昆明云南省公费留美预备班学习。当时,他遇到了朱自清、潘光旦、吴晗、杨石先、李继同诸名师和缪云台、楚图南等进步人士。他们的道德文章和风范,给年轻的杨凤在做人和治学方面以深远的影响。

   
对夏鼐与吴金鼎两人,面对叶兹做出的不同选择,李济有个刻薄却不失公允的评价。1937年5月间,李济来伦敦讲学,见到了在英国学考古的几个年轻人,据同在英国留学的曾昭燏转述,“李先生曾谈及叶兹教授,此后决不再送学生跟他念书,说吴君太老实,不知变化,颇赞成我去年的转系,说这便是南人与北人气质的不同。”

在西南联大和留美预备班学习时,去美留学他原是想学化工,临走时有人对他说,中国很缺农业人才,希望有人学农。

1945年,杨凤改学畜牧,进了美国一农工学院畜牧系大学本部。本科毕业时由于成绩优秀,被接纳为美国荣誉农学会会员,并获金质奖章。在读硕士研究生时,他原想到一位对养马很有研究的教授门下学习,但教授说,“你应该去学养猪,因为中国的猪很多”。

杨凤考入研究生院后拜在了一位著名的养猪学教授门下,学动物生产专业,获硕士学位。后又攻读动物营养学博士,学完了应学的课程达到了规定的学分。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